周叶is rio
许愿一只美短和叶叶

【周叶】IF

补个档,14年的旧文,特别心水大周小叶,不打tag,会再更新

++++++++++++

第一章轮回新秀

荣耀第十赛季第一轮比赛,哪怕对手只是新进入联盟的队伍,轮回主场依旧爆满。

个人赛第三场结束,轮回不负众望拿下三分,看台上爆发出热烈的呐喊声,粉丝们奋力挥舞着印有轮回队徽的旗帜,呐喊着队员们的名字。

刚从比赛席里出来的江波涛被这似要把体育馆顶掀翻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气势,看起来就像他们现在的对手不是新队而是一个豪门战队。不过很快江波涛就想起来了,今天的确是一个值得粉丝们如此狂热的日子,因为就在今晚,轮回终于要开始建立王朝的征途了。

朝着看台挥手致意,江波涛远远地看着选手席上向他挥手的叶修。哦,对了,今夜不只是轮回战队征途的开始,也是叶修个人职业生涯的开始。

“准备好了吗?别紧张,放松。”

“副队说得没错,小叶别紧张,打爆他们!”

“对对对!让他们看看我们轮回的厉害。”

……

接收着各式各样的鼓舞,原本就不紧张的叶修兴奋起来,对着围在身边的队友们用力点了下头,说:“就像打地鼠一样,来一个打一个?”

气氛在叶修话音落下的瞬间凝固住了,队员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叶修这句听起来挺好玩的实际上很霸气的发言。反倒是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周泽楷,在听完这句话后眨了下眼睛,说:“嗯。”

队长你嗯什么啊!来一个打一个,这是要一挑三吗!

不过想到叶修的实力,众人觉得说不定一挑三真的可以耶。

一群年轻人闹着闹着,擂台赛开始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周泽楷拍了下叶修的肩,说了一声“加油”后,注视着少年人单薄的背上稳步走向比赛席。

轮回主场在叶修站起身的那一刻安静下来,挥舞着旗帜的粉丝也愣住了。如果不是叶修站起来,时隔近两个月,他们几乎快要忘记轮回举办发布会时他们是如何的震惊,现在,他们看到消息时那种惶恐又期待不仅回来了,还上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

第九赛季总决赛,轮回拿到他们的第二个冠军证明了他们不是一人战队的同时,也暴露了他们一直以来的一个缺陷,缺少一个可以正面冲开局面的攻坚手。第九赛季总决赛落幕,轮回二连胜的热度还未褪去,轮回粉丝们就开始为他们所支持的战队在联盟里寻找一个可靠的攻坚手了。支持不同选手的粉丝们为此在网路上吵来吵去,轮回却是一直没有回应,直到几天后才举办新闻发布会,直接宣布他们的选择,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名叫叶修。

轮回粉丝们炸了,或者说荣耀圈炸了。虽然有蓝雨十四岁小选手卢瀚文的先例,但是叶修和卢瀚文又不一样,一个网游出身一个系统出身,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难道能比得上别人在训练营呆上几年。

要看比不比得上,现在机会来了。

第十赛季第一轮比赛,轮回主场迎战神奇,叶修作为擂台赛第一顺位选手出战。

登陆角色,看着一叶之秋被刷新在比赛地图的一角,此时哪怕沉稳如叶修,也难免激动起来。不过显然,对面的人比他还要激动几分。

“你好啊,叶修是吧?我叫郭少,和你一样都是新人。”

频道上跳出来自贝克克的发言。

“你好。”叶修回道,还在后面加了一个笑脸。问候的同时,他们也没有忘记操作,一叶之秋和贝克克都开始走位,而且还都是直切中线,朝着对方的所在逼近。

双方角色还未相遇,战斗尚未正式开始,一叶之秋身上的装备一点点被点开,一个个银字简直要晃瞎了观众们的脸。全身银装并不少见,神级角色哪一个不是全身银装,但是一个新人所操作的角色是全身银装,那还真是头一次所见。这全身银装,是不是正好说明了轮回对叶修的重视呢?

装备都是银字,除了武器名称,属性完全无从得知。不过比起银装,观众们还是更关心一叶之秋手上的那杆战矛,却邪。话说,却邪不是一把上古名剑的名字吗?

不等观众多想,双方角色便在地图中央相遇。一叶之秋出现在贝克克视野中时,贝克克立刻停下来架起炮火,瞄准了一叶之秋,只等对方进入射程便可开炮。

双方同时出现在彼此的视野之中,叶修当然不可能忽略贝克克的炮口,不过他没想要避开,而是选择了逼近。

“哎,想要进我的身吗?”

“被你看出来了。”

“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轰!轰!轰!

贝克克连开三炮发出第一击,本想阻止对方继续逼近,未料一叶之秋在躲过第一发炮弹后竟硬是吃下了另外两发炮弹的伤害,朝着贝克克逼近。眼看着一叶之秋就要近身,郭少立刻操作贝克克向后撤退。笑话,远程职业被近身了谁敢不跑,又不是人人都是周泽楷。然而,郭少快,叶修却要比他更快。一个圆舞棍出手,未等郭少反应过来,就见屏幕上贝克克视角翻转过后,自己已被抓到一叶之秋之前,而紧接着的便是一套战斗法师低阶技能的连击。

最后一个低阶技能天击命中,僵直效果产生。一叶之秋的其他低阶技能都还冷却之中,剩下的都是发动需要时间的大招,就在观众纷纷猜测叶修会使用那个技能之时,熟悉技能的战斗法师玩家却已经从一叶之秋的动作看出来了,是斗者意志。

斗者意志,通过打出连击让战斗法师在战斗中不断进化提升自己的战斗状态。这个技能在网游中被大部分战斗法师玩家点满,却因为其在职业赛场上的局限性,操作战斗法师的职业选手大多只会将这个技能点上一到二阶。不过叶修是网游出身,不知道会不会和其他选手不同?

随着连击数的增加,战斗法师身上的金光愈发耀眼。

一阶、两阶、三阶、四阶、五阶!看着已经破了50的连击数,现场的观众都愣住了。职业赛场上从未奢望出现过的事情出现了,然而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兴奋。

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好像,真的可以!

赛场上郭少显然被叶修压制着,血条与法力同样迅速下降。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郭少虽然被压制着,但是一直从未放弃找机会反抗,他的法力也一直在下降,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

“你好厉害啊!”还有心情聊天,看来精力不错啊。

郭少确实精力不错,第一次上场比赛难免兴奋了些,遇到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就更是兴奋了。然而他才带走了对方不到10%的血量,就被叶修给压制住。他想要反抗,可惜却找不到机会。

没有破绽。

真厉害啊!叶修的操作不仅快而且准,仅仅是简单的连击就可以让郭少倍感吃力。有一瞬间郭少想自己不会就这样被连死了吧,但也就是一瞬间。怎么可能继续坐以待毙呢?既然找不到破绽,那就自己制造的破绽好了。

可是郭少看着硬吃下了一部分技能伤害的一叶之秋,对比了一下现在两人的血条之后,无奈了。

叶修让一叶之秋硬吃下了贝克克技能伤害的行为其实就是在换血,然而这个换血却又十分地不对等。一串连击下来,加上之前的伤害,贝克克已经接近红血,而一叶之秋还剩下82%的血量。

稍微懂荣耀的观众都看出来了,现在哪怕郭少找到反抗的机会,贝克克比一叶之秋还要低上许多的法力是不足以将叶修挑下马的。这场擂台赛,已经提前宣布了轮回的胜利。

现在问题来了,贝克克会被直接连死吗?

答案是不会。

“可惜更厉害的你看不到了。”叶修说道,一叶之秋的连击数终止在62连击。这并不是叶修的失误,地图上却邪被一叶之秋插入地下,是大招,斗破山河!

屏幕上贝克克已经倒下,他最终只是对一叶之秋造成了18%的伤害,将还有82%血量的一叶之秋留给了神奇第二顺位的选手。

第二位选手角色登录,还没等他决定走哪个方位,频道上就跳出了来自叶修的发言:“157,189。我在这里等你。”

肯定是骗局!狡诈,真是太狡诈了!

这位名为方旭雄的选手这样想着,向另一个方位走去。方旭雄没有上帝视角,有上帝视角的观众可都知道他这是冤枉叶修了。从他登录一开始,叶修还真就一直在那个坐标附近走来走去,就等着他来呢。

过了一会儿,等不到人的叶修又说道:“还没到?你这也太慢了吧,其实是没信吧?”

鬼才会信你。方旭雄想着,继续着他的走位。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找你好了。”确认对方是真的没信,叶修也就不在原地多待了。一叶之秋直接朝着东南方而去,正巧在朝着方旭雄账号卡雄鹰展翅的背后逼近。

这当然不可能是叶修知道方旭雄在哪里,他只是在可能的几个选项中随意选择了一个,这只不过是叶修运气好罢了。

双方角色在彼此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毕竟,不到一分钟后雄鹰展翅的背影便出现在一叶之秋的视野之中,而方旭雄仍浑然不觉。

荣耀里的角色走路是有声音的,在没有其他声音掩盖的情况下,一个角色要悄无声息地接近另一个角色,可能性基本为零。借助场景中的声音来掩盖自己的脚步声,这是每个职业选手的必修课,但是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却是十分考验操作。

这一轮比赛是轮回主场,拥有主场选图权的轮回为擂台赛选择的地图名为秋收田野,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金黄色的麦子在秋风的吹动下轻轻晃动着。

叶修就借助着地图附加的声音,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雄鹰展翅的后背。

背击,伤害加成!还未等方旭雄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只看角色被浮空,血条以令人心疼的速度在下降。

方旭雄不断调整着视角,手中的75级橙装光剑闪雷不断挥动着,却连丝毫干扰都做不到,更别说伤害了。明明血量还余下有接近一半,方旭雄却已经节奏全乱,斗志丧失也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这样一个失去斗志的选手,自然很快便落败。

一叶之秋依旧还有82%的血量,却已经拿下了对方战队两个人。这是要一挑三的节奏啊!

不过一挑三啊,真的可以吗?

如果是又一个新人的话,或许真的就要一挑三了。可是看着神奇选首席站起来的人,观众们又把这个念头压了下来。

神奇客场挑战轮回,擂台赛守擂大将,是夏休期转会过去的原嘉世选手,现神奇队长,贺铭。

贺铭,原本在嘉世常作为第六人出战团队赛,拥有相对来说较为固定的出场机会,却在孙翔加入战队后连第六人名单都很少出现他的名字。还处于上升期的贺铭,面对这样的情况,最终在合同结束后迫于无奈加入了神奇。

现在,是贺铭转会神奇的第一战,他将面对的,是轮回比神奇多出的182%血量优势。

法不容情登录,竟然是直接朝着一叶之秋而去。叶修好像预料到了贺铭的行动一般,操作一叶之秋一直在原地打转。

“前辈你还有多久才到?”叶修问道。

看着频道上叶修的话,贺铭有点无奈。他虽然不是顶尖选手,但是好歹也在豪门战队待了四年,怎么会看不出来叶修的水平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人。不过无奈归无奈,他可不能消极应战,神奇是他现在唯一能借助的跳板了。

双方进入对方视野,法不容情出手,全神贯注!

全神贯注,状态类技能,开启后元素法师的下一个法术将必然成为瞬发法术。观众们愣住了,连一部分职业选手也愣住了,这贺铭是在干什么!现在就开全神贯注,像是这种长冷却技能,基本在这一场单挑里他就不可能再用一次了。

绝对零度瞬发,看来贺铭是想要困住一叶之秋。拥有24职业冰系技能冻结时间之最的绝对零度,其冻结时间长达8秒,8秒这已经足够让职业选手做出不少操作了。

可是,叶修会被这么简单困住吗?

答案是不会。

瞬间移动,同为元素法师高阶技能,正是叶修为这一场比赛在却邪上打下的技能。就是这么一个技能,不仅让叶修躲过了贺铭的攻击,还让叶修迅速抢占上风。这一次,叶修没有用低阶技能,而是选择了豪龙破军。

但贺铭可和前面两位选手不一样,要说对付战斗法师,他可是熟悉得很,现在职业圈最好的战斗法师可是他曾经的队友啊。

同样选择了瞬间移动,就在贺铭以为自己将要暂时安全了的时候,叶修却收回了豪龙破军,却邪一挥,瞬间移动居然被打断了!

是的,打断了。这个全荣耀人尽皆知难以打断的技能,居然就这么被打断了。

紧接着,刚刚被收起的豪龙破军再次发动,命中了法不容情的腹部。中了一记大招法不容情的血条猛地下滑,瞬间就比叶修的血条还要低,还被豪龙破军附带的冲击力给冲上了半空。

一叶之秋冲上去,旋转着却邪又是一记大招,风卷残云。

两个大招,已经带走了法不容情大量的血。就在观众开始猜测叶修接下来会用哪一个大招之时,叶修却是一个落花掌,紧接着百龙流星打。

节奏太快,反抗不能啊。贺铭想着,却还是不肯放弃。可惜元素法师本就不是擅长单挑的职业,他碰上的还是叶修,哪怕是一个还未真正成长起来的叶修,也够他喝好几壶的了。

贺铭开始专注于等待时机,他在想不管再如何优秀,叶修毕竟还只是一个新人,技能之间的衔接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必然存在破绽。但是,真的会有这个破绽吗?叶修真的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不,不会。

百龙流星打之后,一叶之秋圆舞棍出手,却邪将法不容情压在地上,同时矛柄紫光闪光,暗属性炫纹生成。

“一挑三!一挑三!一挑三!”

法不容情血量还有37%,轮回粉丝们便开始高喊一挑三。前两个选手不够说明叶修的实力,现在这一位就可以了吧。一个新人可以以绝对的优势打出一挑三,哪怕对手里面也有两个新人,也足够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法不容情很快就倒下了,从叶修打断他的那个瞬间移动开始,叶修就把贺铭拖入了自己的节奏,掌控了这一场比赛。抢占先机,这本是贺铭想要做到的事情,却被叶修给抢先一步做到了。一个在职业赛场上已经奋斗了四年,出身豪门战队的选手,输给了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初出茅庐的新人,想也知道等一会儿记者会他会受到记者如何的刁难了。

现场掌声雷动,让才从比赛席中出来的叶修有些愣神。

“打得不错。”贺铭苦笑。

“谢谢前辈。”叶修回道,转过身一边朝着粉丝挥手致意,一边朝着轮回选手席走去。

“打得不错。”

“小叶子真棒!哈哈哈现在那些记者该没话说了吧。”

“还真是打地鼠啊。一个都不留给前辈,小叶子你很嚣张啊!”

……

回到座位上的叶修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杜明勾住脖子在耳边碎碎念,其他人围在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弄得叶修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了。他想要求助周泽楷,转过头却看见周泽楷笑得特别开心地看着自己,又无奈的看向了从说了一句“打得不错”后就站在一旁看戏的江波涛。玩心起来的江波涛对叶修的求助回了一个微笑,表示爱莫能助。

最后,轮回主场迎战神奇,毫无意外地横扫新队,率先积下十分。

 

第二章霸图老将

周泽楷端着两碗清汤回到座位前时,正好看见叶修又在把盘子里的胡萝卜一根一根挑出来,然后趁着旁边的人不注意时放到别人的盘子里去。

相处了两个月,深知小少年不喜欢吃胡萝卜的习惯的周泽楷什么也没说,而是直接把自己盘子里的胡萝卜分了一半给叶修,配上他那张杀伤力连荒火碎霜都不可比的脸,成功让叶修皱着眉头默默啃着胡萝卜。

不满于周泽楷总是出动大杀器的叶修嘴里一边咬着胡萝卜一边喃喃道:“小周前辈太犯规了。”

“不能挑食。”周泽楷握着筷子,一脸认真地看着叶修说,“会长不高。”

叮!恭喜玩家周泽楷对玩家叶修造成9999伤害。

屈服于会长不高的威胁之下,年十五岁,正处于成长期,身高173cm的叶修乖乖地把挑食的念头打入十八层地狱。

就在众人饭吃得差不多时,从午休开始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的于念终于出现在了食堂里。他手里高举着一卷杂志一边跑进食堂一边大叫着:“副队!副队!幸不辱命我买到了。”吓得杜明把碗里还剩下一大半的汤全洒在了桌上。

“呜,莲子汤。”痛失了最喜欢的莲子汤的杜明一拍桌子站了起身,大喊一声“于念!”后迈开腿朝着于念跑去,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模样。

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就被莫名其妙追杀的于念跑了起来,边跑还边不嫌事大地喊这喊那,跑过江波涛身边时不忘把他幸不辱命买到的东西上交。

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其他人乐得看两人在食堂里绕着桌子跑来跑去,几个玩心比较大的,例如吴启还一边给两人加油一边时不时给他们使点绊子。比较注重对内团队氛围的人,例如周泽楷,则是想要说点什么来阻止这一场闹剧,却最终因为个人技能问题而只能在一边干着急。至于有心脏属性的某两位,当然就是微笑着看戏啦。

“好了,好了。消停点,于念你快去吃饭。”看戏够了的江波涛及时站出来维护对内团队,终于闹够了的两人都听话地停了下来,一起大喘气着去打饭。

于念幸不辱命买的东西其实就是《电竞之家》最新发售的杂志,杂志封面赫然印着“轮回最强组合”六个大字,封面图片则是在首轮比赛中打出漂亮配合的“双一”组合。

“我来念,我来念。”从江波涛手里抢过杂志的吴启轻咳了两声,装模作样地照着稿子念了起来:“……由一叶之秋在前用却邪破开局面,一枪穿云在后用双枪掌控节奏的组合,在叶修成长到一定程度后将会成为职业圈其他战队的噩梦……叶修会不会威胁到周泽楷核心的位置,从双一组合的作战模式上就可以看出来,不会。虽然只有一场比赛,但能够看出叶修的团队意识很不错,会主动和队友寻求配合,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选手……我们可以期待,随着叶修的成长,轮回的团队将会愈发强大。”

“哇塞!评价很高嘛!”稿子刚一念完,杜明就忍不住开口说话,他侧过身去一手揽住叶修的脖子,一手揉着叶修的头发,说,“小叶子有什么想说的吗?”

看着尽情揉着叶修头发的手,心里伤心那顶柔软的头发被别人揉了的周泽楷皱了下眉,伸出手稍微用力把叶修揽到自己怀里,在杜明有些惊讶的眼神下帮头发被揉得一团乱的小少年整理头发。

呜,奇怪的占有欲。一定是叶修的头发揉起来太舒服了。

“小周前辈。”被周泽楷圈在怀里看似整理其实也是在玩着头发的叶修说,“我们一起横扫全联盟吧!”

“好。”叶修说的都好。

这日子没法过了!

每天都被队里的两个宝贝闪瞎眼怎么办,在线等,急。

今天轮回对内的氛围依旧很好呢。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就到了常规赛第二轮。这一次,轮回客场挑战临海,有提前一天到达对手城市习惯的轮回众人,在9月12日这一天下午便出现在了机场里。

除了经理、周泽楷和江波涛,轮回的其他人这都是第一次和叶修一起坐飞机。登机之前,叶修被吴启和杜明等人塞了一个口袋的口香糖,周泽楷则是在叶修看着满满一口袋各种牌子口味的口香糖无奈时,笑着放上了一颗巧克力,“很好吃。”

我知道很好吃啊。因为小周前辈你可是瞒着经理和副队在训练室里藏了一个抽屉。

叶修这么想着,不过考虑到不允许周泽楷吃太多糖的经理和江波涛就在附近还是没有说出口。

从S市到临海主场城市的航程有一个多钟头,昨晚一起披着马甲混在轮回公会抢BOSS精英团,玩得太开心所以没怎么休息好的叶修和周泽楷一上飞机就头靠着头睡在一起。其实在昨晚就接到了小报告的经理看着眼前这幅场景,默默地把原本想要的说教的话全部吞了下去。

没关系,这一轮比赛回去后就把他们的马甲账号卡都没收了。

常规赛第二轮,轮回客场挑战临海的比赛并没有什么爆点。叶修依旧是擂台赛第一顺位上场,只是一挑三毕竟不易,叶修在拿下临海198%血量后下场,差一点就是一挑二了。第二轮比赛结束,轮回再取10分,总积20分位于榜首。

这一轮结束,轮回没有取得太多关注,得到人们关注的是这一轮主场迎战百花的嘉世。单人赛事结束,和百花战成3:2的嘉世团队赛名单中出现了新名字。

乔一帆,一寸灰,鬼剑士,这是谁?

有心之人倒是对这个名字稍微有些印象,赛季开赛前电子竞技周报所盘点的各大战队阵容中,这个名字被放在嘉世阵容的最末,除此之外便无其他印象。就是这么一个透明的人物,出现在了嘉世的团队赛名单之中,居然还是首发!人们迅速对乔一帆产生了好奇和期待,而乔一帆也没有辜负人们的期待,在团队赛中用鬼阵一次次辅助着队友,表现出来他优良的大局观。

乔一帆,是嘉世的新人吗?

不是。

赛后的记者会上,关于乔一帆是否为新人的问题就有了确切的答案。这一位选手,其实是第八赛季的新人,前微草的刺客选手。

微草的刺客?这是谁.?就连微草粉都不知道的存在,这人在微草是要多么透明啊?不用多说人们都知道肯定是一个坐冷板凳的选手啊。可就是这样一位选手,第十赛季出现在了现联盟唯一一个三连冠豪门嘉世之中,还转型成为了阵鬼,这是怎么回事?

“老王同志有眼无珠,嘉世慧眼识英雄捡到了一个优秀的选手,就是这样。”出息赛后记者会的苏沐秋面对记者的提问这样回答道,坐在一旁的孙翔也紧跟着说:“当然是我们嘉世的眼光好啊。”就连苏沐橙也说道:“嗯,是嘉世的眼光好。”

“请问你们强调了三次是嘉世的眼光好,是在欲盖弥彰吗?”

“不是。”苏沐秋回答,“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坐在酒店餐厅里边吃早餐边看电视的轮回众人,在听完苏沐秋这句回答时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苏队调戏记者的功力见长啊。”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队长也调戏调戏记者啊。”

“求别说!队长会调戏人!细思恐极!”

“细思恐极+1”

“+2”

……

“不过这个乔一帆,大局观是真的挺不错的,是个可以很好辅助队友的人啊。”江波涛把电视调回到团队赛时,一边喝着豆浆一边说道。

一直在奋斗一大块抹茶慕斯的叶修听到这句话,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屏幕后又低下头说:“一帆啊,他的大局观确实很不错。”

坐在叶修对面的周泽楷听了叶修的话,伸出去切叶修盘子里抹茶慕斯的手停在半路,抬起头盯着叶修的发顶有些惊讶地问道:“认识?”

“你说一帆?”叶修咬着叉子,发音有些不清晰地回答,“以前网游里一起玩过一段时间,是个好人。”说完话,叶修叉了一块慕斯伸手去喂周泽楷。

就着叶修伸到面前的手,周泽楷张开口就直接吃了下去。坐在附近的队员看着两个人毫无意识到这是间接接吻的模样,默默举起盘子捂住了脸。

呜,我也想要投喂队长,我也想要被小叶子投喂。

看着叶修继续喂周泽楷吃慕斯,众位队员只能在心里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职业联赛进行到了第三轮,由客场挑战霸图开始,轮回的魔鬼赛程正式开始。

霸图主场,两队同为旗鼓相当的豪门冠军队,又是上赛季的冠亚军队,霸图主场上空飘扬着两个队伍的职业,粉丝们齐声高喊着战队的名字,势要在赛前就拼出一个高下。

还在备战室的双方队员通过屏幕看着场内的场景,解说潘林和嘉宾李艺博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混杂在粉丝们的呼喊声中,显得有些无力。

“走了。”周泽楷关掉电视,拉紧队服外套站起身,招呼着队员准备上场。

两队在通道内相遇,没什么渊源纠葛的两支队伍在互相打过招呼后便无话可说。霸图主场的工作人员原本还期待着两队来点什么小摩擦好借机扬扬他们霸图的威风。

两队入场,粉丝们的呼声顿时拔高。

“霸图!霸图!”

“轮回!轮回!”

“韩文清!韩文清!”

“周泽楷!周泽楷!”

粉丝们大喊着战队的名字、选手的名字,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瞬间便把馆内的气氛轰得火热。

个人赛首轮开始,霸图林敬言对战轮回杜明,地图在迷雾石林。

角色刷新在地图对角线两端,刚一刷新双方便开始走位。吴霜钩月向左迂回,手中的光剑冰渣反射出微弱的光明,照在吴霜钩月那张随机系统脸上显得有些诡异的恐怖。而另一边的冷暗雷则是矮身向右迂回,身影在迷雾中只剩下一圈轮廓,如果仔细观察,还可以发现冷暗雷的行进路线非常巧妙,每一处都有石林阻挡,即使不能抵挡住攻击也可以作为提醒。

“看来林敬言把地图研究得很深啊。”这时解说潘林也看了出来,用颇为赞叹的语气说道。

“是啊。林敬言毕竟是第二赛季的老将,体力和反应不及早已不是巅峰,面对仍然处于巅峰期的选手当然要利用好地图的优势。”李艺博紧接着说道。

 还在迂回之中,杜明也没有闲着,这副地图对他而言很是不利,光是这围绕在周身的迷雾就让他的视觉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更别说这密布的石林了。他借助着手中的光线观察四周,尽量把能够看到的细节仔细记住。

“杜明直切中路,这是要正面对决的节奏吗?”潘林说道。

“这位杜明选手,可是有‘狂剑士’的称号啊。”李艺博说道。

画面上,杜明的吴霜钩月在迂回了一段距离后直切中路而去,速度比起之前还要快上不少,移动中不忘调整视角观察四周的动静。

就在吴霜钩月的视角刚刚转到右侧之时,其左侧突然袭来一块板砖,直朝着他的头部而去。然而这点小伎俩,连新人都少有上当,更别说已经是职业生涯第五年的杜明了。

后空翻躲过,吴霜钩月将剑提到面前,随时防备来自四周的功力,特别是左侧。

可是林敬言也不笨,那块板砖不过是他声东击西的动作罢了。

一夜八荒出手,冷暗雷借着特殊环境的掩护锁喉成功,欺身逼近吴霜钩月。

这时导演将画面切换成吴霜钩月的视角,就见冷暗雷那个只有一圈轮廓的脑袋逼近。嘭的一声,两个脑袋撞在一起,吴霜钩月的血量就下去一小截,5%。

林敬言的抢攻这才刚刚开始,未等人们从头槌中回过神来,收起一夜八荒的瞬间双腿弯曲滑翔飞出,双膝直接撞得吴霜钩月双脚离地飞出。林敬言抓紧机会继续抢攻,抬起手臂勾拳而上,浮空生成。

“唐三打!”李艺博在看到林敬言紧随勾拳之后的一套攻击时喊出声来。这个所谓的唐三打,并不是说林敬言之前的账号卡唐三打,而是昔日林敬言常用的一套流氓技能三段攻击的技巧。这时又再度看到这个技巧,实在令人意外。

被林敬言抢攻,杜明一直在寻找时机反攻回去。视觉被环境影响太大,他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仔细寻找着林敬言操作中的破绽。

机会来了!

这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破绽,林敬言的技能衔接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如果现在出现这个失误的是一个当打之年的选手,那么这个破绽还可以被之后爆发一下手速所弥补,然而林敬言已经是一个老将,这种毫不起眼的失误,对他而言可是致命的。

冰渣挥出,吴霜钩月上挑逼得冷暗雷退后一步,再用三段斩加速的同时把周身的迷雾散开。

导演又将画面切换成吴霜钩月的视角,不同于之前可怜的一团紫雾,此时吴霜钩月清晰的视角正中,正是刚刚被他近身的冷暗雷。

现在换成杜明一步一剑地抢攻,冰渣在吴霜钩月手中被挥舞着,剑气所过之处迷雾退开,少部分遗留下来的雾气和技能光影效果混杂在一起,倒是显得异常好看。

然而冷暗雷也不可能一直被动挨打,他寻找着每一次机会,不断地给吴霜钩月造成伤害。冷暗雷还有67%的血量,比吴霜钩月还高上12%。

双方的血量交替下降,然而总归是杜明在把握节奏,双方血量不过多久便同样只剩下34%。

就在这时,林敬言突然出手打断了杜明的攻势。

冷暗雷闪到吴霜钩月身后,趁着吴霜钩月还没有缓过来便扬手举起一块板砖,朝着吴霜钩月的后脑勺砸下。

100%的眩晕几率。吴霜钩月的身体摇晃起来,这种状态下做出的攻击全部无效,反倒是让林敬言有机可乘。

抛沙,命中眼部。眩晕和失明的双重状态之下,吴霜钩月的血条迅速下降。

这一场比赛进行到尾声,双方所剩的血量都不多。林敬言的年纪摆在那里,此等关键时刻只能集中注意力,将操作做得更加仔细。

13%。

12%。

11%。

10%!

啪啪。

冷暗雷给了吴霜钩月两个耳光的同时,杜明也在最后时刻开始反击。

流星式!

冰渣朝着冷暗雷的腹部攻去,眼看着剑尖就要刺入冷暗雷的胸腹,林敬言却抢在攻到前一刻开了钢筋铁骨,拳法家15级技能,格斗系通用。

冷暗雷进入霸体状态,又冲上去加强攻势。仗着自己还有比吴霜钩月多出20%血量,林敬言开始进入强攻,硬是让冷暗雷吃了吴霜钩月的不少攻击,血条下降的速度比吴霜钩月要快上不少。

6%。19%。

3%。12%。

最后一击,吴霜钩月血条归零,冷暗雷以11%的优势拿下开门红。

紧张过后,霸图主场沸腾起来,粉丝们为胜利者鼓着掌,还有一些个人粉大喊着林敬言的名字。

个人赛第一轮,林敬言对杜明,林敬言胜。

个人赛第二轮,秦牧云对江波涛,江波涛胜。

个人赛第三轮,白言飞对吴启,白言飞胜。

个人赛三轮结束,霸图2:1领先轮回一分,比赛进入擂台赛。

“擂台赛正式开始,霸图派出张佳乐,轮回派出叶修。”潘林说道。

 

第三章 百花式打法

“擂台赛正式开始,霸图派出张佳乐,轮回派出叶修。”潘林说道。

他话音刚落,百花缭乱和一叶之秋便双双刷新在地图两端。

前两轮轮回的对手都是弱队,叶修在擂台上都采取了正面强攻的方式,然而这一轮他要面对的是神级选手张佳乐,就在人们以为叶修会选择战术走位之时,叶修却又是直奔地图中央而去。

霸图选取的擂台上地图,是取自荣耀65级等级更新时开放的地图之一忘忧谷。忘忧谷位于断情崖之下,双生河将谷底一分为二,河两边生长着高有两尺的忘忧草,谷底有花有水,被誉为荣耀中情侣第一约会圣地。

当然,这忘忧谷也不只是情侣约会圣地。两尺之高的忘忧草和双生河都可用作掩护,还有不少石块可以借助。

叶修直切中路,张佳乐则是将百花缭乱的半个身子掩藏在花丛之中,背部紧贴着崖壁前行,很好地将背部保护起来,并把视野扩大。

一叶之秋的行进速度要比百花缭乱快上许多,他到达地图正中时百花缭乱距离中央还有一段距离。叶修让一叶之秋停下,视角飞快扫过四周确认四周没有异样之后又继续前进。

咻。

子弹从猎寻的枪口中飞出,直朝一叶之秋的心口而去。子弹射出不过须臾,百花缭乱手中猎寻枪口向后,另一只手抓出石壁,双腿荡起并朝后连开三枪,另一手用力一推,身体便借着猎寻的后座力和手的推力向前飞去。

如此动静,叶修自然早就注意到了。百花缭乱飞出的瞬间,早一步射出的那枚子弹便快到跟前。一叶之秋手臂一扬,手中却邪一挥,啪的一声子弹便被打开,只是被那子弹的冲击力给逼退了几步。

不过这被逼退的几步,却正好让一叶之秋退出了百花缭乱弹药的攻击范围。

见状,张佳乐的百花缭乱干脆放弃了原先的计划,还在半空中的身体向后一折,顺势倒在地上又受身站起。

这不到一分钟的交手,让观众们看得心直跳动,而双方却未对彼此造成任何伤害。

一叶之秋和百花缭乱这番交手之后,双方各站一侧,方才站稳,不等观众们喘口气便都又开始动作。

一叶之秋冲出,手中却邪一扫,霸碎!

“好!”潘林、李艺博一齐尖叫出声,不是他们太不冷静,而是叶修这个霸碎的时机和范围卡得实在太妙!如此精准的时机把握,让张佳乐意料不到不幸中招。

一招霸碎,叶修夺下先机,也让其他人对他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

“确实厉害,时机的把握不错,操作也很准。”台下的张新杰评价道,坐在旁边的韩文清听了这话也点了下头表示同意。

但张佳乐是谁。除去退役的那一年,他可是在荣耀赛场上奋斗了七年多的大神,四次站上总决赛的舞台,哪里是叶修之前的那些对手所能比的。

一个霸碎而已,即使再惊艳,也不过如此!

第一个手雷抛出,紧接着的便是源源不断的各式弹药。百花缭乱的法力条下降的速度加快,影响了联盟所有弹药专家的打发百花式打法开始了。

技能的光影效果是百花缭乱最好的掩护,密集的各式弹药是他最好的攻击,百花式打法从来不只是图个好看,不然怎么会使得后来的弹药专家选手纷纷借鉴。

即使平时看过再多的比赛录像,也不比不上此时此刻的亲身体验。叶修在张佳乐用出百花式打法的那一瞬有些招架不住,却又很快反应过来,退后两步冷静下来。

借着掩护,百花缭乱逼近一叶之秋,张佳乐的法力条在下降,一叶之秋的血条也在下降。

“百花式打法,叶修情况不妙啊。”潘林说道。

轮回粉丝们看着一叶之秋下降的血条,心纠了起来。有一部分女粉丝想到叶修前两轮的表现太好,现在第三轮就可能要承受失败带来的巨大挫折,又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少年,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失败,叶修早就想过,也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可以承受失败,却不能忍受自己什么都没有努力过就失败。

如果要在此刻要找一个不会为叶修担忧的人,除了叶修自己,那必然是周泽楷。要问原因,那是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咻!

一叶之秋手中却邪疾飞,从矛尖中闪出一道光,赫然是一记怒龙穿心。

观众们以为叶修面对百花式打法,已经主动放弃了这一轮比赛。面对张佳乐的百花式打出手的选手这些年来可不少,可真正能够成功的,一只手却数得过来,那几个人哪一个不是职业圈里站在顶端的大神,如今叶修一个新人就妄图一杆破了这百花式打法,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未免太过天真。

但是叶修这真的是太过天真的行为吗?

不!

事实可以说明一切,就是这么一杆,叶修就真的将张佳乐的攻势给打断了。

观众没有一个意识到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就连选手席上的不少职业选手也是。负责解说的潘林和李艺博完全呆住了,他们刚刚还在说叶修可能要初尝败仗你,谁能想到会有如此转折。这时导演比他们要冷静,催促着他们把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放大缓慢回放,如此精彩的瞬间,哪怕只是巧合也足够载入荣耀史册。

这一切究竟只是巧合还是叶修的技术,切出来的高清回放画面可以告诉人们一切。

高清镜头八倍慢速回放之下的一切动作都异常清晰,画面以一叶之秋的视角作为呈现角度,画面上是满目的各色光影效果,别说是百花缭乱了,就连这些效果是哪个技能所附带的都看不明朗。

下一秒,画面不再是一叶之秋视角,而是跟着向前疾飞的却邪向前移动。画面再度放大,却邪的矛尖冲出的那一道光穿过光影的一瞬间又被放慢,这下人们看清楚了,叶修抓住了一个微妙的瞬间,反过来把百花缭乱作为掩护的光影作为却邪的掩护,让光从弹药轨道交错的那一小块间隙中飞过,穿过百花缭乱的心口。

“厉害!”江波涛感叹道,或许观众们还看不出来,但身为全明星选手的眼力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巧合,而是叶修将张佳乐的打法给看穿了。

荣耀这个游戏的灵活度非常高,玩家可以通过微操让角色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动作。但是即使如此,涉及到数据那可不是玩家可以改变的,就不如枪系职业的弹药轨道,强大的操作可以通过多种方法让弹轨变得刁钻,却不可能改变它的规律。

但是规律可以参透。

可是要参透规律那可不简单,哪怕是有枪系精通之名的苏沐秋,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够百分百看穿一切。

如果不是看过叶修使用神枪手的视频,江波涛还想不到这个层面上来。

画面再度切回到赛场上,张佳乐中了一记怒龙穿心,血条猛地跳下了一大截。

方一打断了张佳乐的攻势,叶修的一叶之秋手臂向前,在百花缭乱被怒龙穿心的冲击力冲飞之前,矛尖打旋使出了圆舞棍将百花缭乱强制倒地,爆起手速一通连击毫不客气地招呼上去。

这一通连击让一叶之秋周身围绕着各种属性的炫纹,属性加成之下给百花缭乱造成的伤害看得观众们为张佳乐肉疼,不到一会,百花缭乱的血条又下降了10%。

就在一叶之秋天击快要命中百花缭乱之时,百花缭乱扬手抛出的手雷却快一步命中了一叶之秋。这一个手雷不只是给一叶之秋造成了伤害,更是给百花缭乱制造了脱身的机会。

“漂亮!”李艺博惊呼道。

这个手雷的角度实在太过刁钻,命中的位置是却邪扫不到的区域中最好的位置。不只是角度,时机也没有比这更棒的时机了,多一秒叶修就可以避开,少一秒就要比叶修慢。如此操作,不愧是大神选手。

叶修接下来会如何夺回攻势呢?

轮回粉丝们还未等到这个答案,却先听见了“嘭”的一声。

是计时式手雷。

先是一个手雷助张佳乐打断叶修的攻势,后是一个计时式手雷助张佳乐夺回攻势。问题是张佳乐这个计时式手雷是什么时候放下的,居然没有人察觉到!

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了。

弹药专家70级大招,乱雷!

迎面而来的是各色手雷,然而叶修却没有选择让一叶之秋躲开。

卖血吧。嗯,卖血吧。

伏龙翔天!

一叶之秋手中却邪一挺,化作一条龙,似一把利剑,劈开了阻碍朝着百花缭乱飞去。

见状,百花缭乱连忙取消正在发动的技能,手中猎寻向其左侧连开三枪,硬生生让后座力把自己带出伏龙翔天的攻击有效范围。

可还没等张佳乐松口气,一叶之秋的却邪却扫到了百花缭乱的脚裸。霸碎,紧接着的是龙牙。

这两个技能的衔接行云流水,百花缭乱没能躲开中了那记龙牙。

龙牙,僵直效果,不用脑子想都知道一叶之秋接下来肯定要展开攻势正面强攻。

没办法躲开啊。

张佳乐想着,看着在却邪上闪烁的一小团寒光,叹了口气。

寒光大亮,一叶之秋与光相伴冲出,有如一颗流星,给了百花缭乱沉重的一击。这一击,不仅让百花缭乱血条刷地短了一段,更让百花缭乱旋转着冲上空中。

百花缭乱的视角360°高速翻转,耳边又都是旋转时带起的风声,一下子两个感官不能发挥作用,荣耀里有没有所谓嗅觉和触觉,现在张佳乐只能靠着他的经验、他的意识来操作。

有点吃力。这种感觉在过了巅峰期后张佳乐可没少感受到,最近的一次还是第九赛季的总决赛,可是张佳乐完全没想到,这种感觉他会在一个只打了两轮比赛的小新人身上感受到。

真是太不妙了。

他心想着,期间操作并没有停止。在视角里天空一闪而过的瞬间,百花缭乱趁机丢出一个闪光弹,可惜,要在这种情况下起到满意的效果实在太难,这个闪光弹还是打偏了。

突然,原本一直硬是吃下了百花缭乱弹药伤害的一叶之秋在一个手雷飞过来时一个后空翻躲开。这时百花缭乱刚好落回地上,立刻起身和一叶之秋拉开距离。

那是一个爆缩式手雷,张佳乐本来的想法是利用这个技能所附带的强大冲击力冲开一叶之秋,却没有想到叶修会让一叶之秋躲开。经过了之前的交手,张佳乐不敢小瞧叶修,百花缭乱的血量和法力都不多了,他现在必须小心一点。

然而如果畏手畏脚,那就不是张佳乐了。他让百花缭乱退后与一叶之秋拉开距离,可等距离拉开之后他才察觉出了叶修的意图。可是,已经晚了。

一叶之秋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幻影龙牙幻化出了八个一叶之秋,真正的一叶之秋混在其中,不给张佳乐一丝分辨谁是真身的机会。

百花缭乱的胸口被却邪划开一道伤口,血从伤口中飞溅出来沾在却邪的矛尖之上。紧随其后,却邪向上一挑,把百花缭乱挑上半空。

就在这时,一叶之秋的却邪尾部插入地下,蓝色的魔法斗气输入地下,再将却邪狠狠拔出,爆发出来的蓝色斗气“嘭”的一声给了百花缭乱措手不及的攻击。

这一击的威力不容小觑,百花缭乱的血量一下子下降到了10%,而一叶之秋有比百花缭乱高出18%血量的小优势。

提矛而上,画面上的一叶之秋挥舞手中却邪速度之快只留下了几个残影,它周身的炫纹趁得战斗法师熠熠生辉,仿若战神降临。

百花缭乱最终还是倒下了,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又带走了一叶之秋4%的血量。血条仅余下五分之一多一小点的一叶之秋手握却邪站在花丛之中,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场上不论轮回还是霸图的粉丝都为这一场比赛献上了掌声,这一场战斗,除非是不懂荣耀的人,都看得出这一场对决的水平是何其的高。面对叶修,张佳乐输得不冤枉;面对张佳乐,叶修也赢得不轻松。

从比赛席中出来,张佳乐还在回味着比赛之中的那些小细节。他还没走到选手席时,第二个上场的宋奇英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小心点。”张佳乐拍了下宋奇英的肩膀,嘱咐道。

“好。”宋奇英点点头,应了一声便走向比赛席。

“霸图派出的第二位选手是宋奇英啊,这位选手和叶修一样,都是本赛季的新人。”潘林说道。

“是的。宋奇英使用的是拳法家长河落日,从他前两轮在个人赛的表现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基础功非常扎实的选手。”李艺博说道。

长河落日登录完毕,刷新在地图上的同时,一叶之秋开始了战术走位。


评论(2)
热度(49)

© 没有猫的叶鱼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