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s rio
许愿一只美短和叶叶

【周叶】招亲记(上)

武侠,ooc


初回合:叶掌门比武招亲,周泽楷一箭夺心


叶修要比武招亲了。

此消息一出,江湖震荡,难以置信者有之,喜闻乐见者有之,跃跃欲试者亦有之。

如今魔教已除,江湖风平浪静,各大门派井水不犯河水,一时之间,浩荡江湖,竟少了诸多乐趣。无聊的人一多,搞事的人自然就多了。

这两三年间,江湖英雄榜上稍有名气的侠士侠女,皆以举办比武招亲为乐。退可坐山观虎斗,进可亲身试英雄,即满足了自己,又娱乐了众人,可谓是一箭双雕。

就连江湖第一美人,嘉世观长老,苏沐橙,亦举办过一次。当然,那次闹剧,最终以诸英雄挑其兄叶修不下,痛失抱得美人归的机会为结局落幕。

可是叶修其人,乃是嘉世观掌门,英雄榜上,和周泽楷并列第一。他年少成名,也不过十五,久居高位,地位超然,有号召江湖各派诸英雄之能,可谓是一声令下,群雄并起。

如今叶修要招亲,虽然明显又是一场娱乐,参与者亦能从燕京排到楚庭*,绵延十万大山亦比不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边叶修比武招亲热度未散,那边一贯低调的周泽楷,又在本就不平静的江湖投下一颗巨雷。

周泽楷,居然要参加叶修的比武招亲。

周泽楷者,十五初入江湖,人见之皆感慨其貌若潘安,乃是当世之第一美男子。一人拥有美貌,还是人人赞叹的美貌,便是怀璧其罪。可周泽楷,是轮回少城主,身份尊高,不同于一般江湖人士,鲜有人敢言其过,更不必言中伤于他了。

他初涉武林,只携二弩,平日藏于广袖之下,鲜有人得见。仅三月后,周泽楷与其双弩便名扬天下,茶馆驿站,大小门派,皆知轮回少城主,年不过十五,不仅有宋玉兰陵王之貌,而且其武艺可赛叶修,那双弩宛若其十指,灵巧似鞭。

至于他那双弩,亦随之雄踞于神器榜第二,与却邪并列。此二弩,其一名曰荒火,取自火山熔岩段炼而成,中箭者似肌骨灼烧;另一名曰碎霜,乃是以一整块昆仑万年寒冰雕琢而成,中箭者若静脉冷凝。

浩荡江湖,十五成名者,百年来,不过唯二。

这一次,周泽楷亲书战帖,直言将参加本次招亲,希望叶修本人亲自下场,两人一绝高低。周泽楷给叶修下战帖,这本该只是一场英雄对决,一争雌雄。然而,周泽楷这个战帖,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在这个时间下,还要参加一看就是寻乐子的招亲,这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一时间,不只是周叶二人所在的临安轮回,就连相隔千里的燕京楚庭,茶馆里那些说书人,写小话本的,都开始编排起这二人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方追随另一方入武林的,也有当年武林大会一个眼神误终生的,还有周泽楷单恋多年,终与所爱并肩达到同一高度,于是强取豪夺的……

这些故事,由此传出,一路传到众位英雄,乃至当事人的耳中,也不过三日。

是日,距离比武招亲开始,所剩不过三天。赶巧了,还是二月十二的好时候。二月十二,正是花朝节。而花朝节,又有一俗称“花神节”。

这日,惠风和畅,百花争妍,春池碧柳,黄鹂谱曲,正是以文会友,竞美人心的好时候。

嘉世观的弟子们,早在几日前便已做好了准备,结伴去那西子湖畔,赏诗酒美景,窈窕美人了。偌大一个嘉世观中,竟只剩下了向来不喜外出的叶修一人。胆子大些的长老方锐,还嘲笑叶修如今这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举办招亲的待嫁女子。

而被剩下来的叶修,此时,正没骨头地坐在嘉世观中堂的主位之上。从远处看,他斜着身子,一手捏着烟枪,吞云吐雾,一副神仙般快活的样子。烟雾宛若面纱,半掩住他的面容,隐约可见那一双眼眸似是山下西湖,水波潋滟。他唇色有着牡丹的娇粉,亦有着芍药的媚红,嘴角微微翘起,似在轻笑世间万物。

当然,他在笑的,并不是世间万物,而是堂外,那一群喧闹的人。

得知嘉世观中如今只有叶修一人,又恰逢难得有可以嘲笑他的八卦秘闻,一群想着来看叶修笑话的人,皆不约而同地聚在堂外。

号称无需至千里,通晓天下事的蓝雨阁阁主喻文州、左护法黄少天;悬壶济世,神医辈出的微草堂堂主王杰希;精于机械锻造,掌控禁军武器来源的雷霆所所长肖时钦;镇守西北,未尝败战的霸图军军师张新杰、左裨将张佳乐、右裨将林敬言……

当世英雄,皆聚于此地,此番止步于堂外,自然是因为这进堂的顺序学问。论地位,隶属于朝廷的霸图军本高于江湖诸派,可这二张和林右裨将,皆非主将,其他门派,来者却皆为门派首领,这该以谁为主,便不好决断了。

正当众人皆忙于争个高低之时,有一人,携风而来。

他身着玄衣,肩披软甲,头带一嵌着血玉的金冠,只从远处,便知此人,贵气不凡。近了,见他眉似利刃,目含灼日,鼻如峰峦,唇色带血,才知世间竟有如此貌美之人,画中仙亦不可与之相比。

来者,便是如今八卦说书话本里的另一个主角,周泽楷。

只一瞬,堂外便静若深山,只闻鸡犬相鸣,不闻人声。就连一贯话多的黄少天,见着这般,也不敢开口。

虽没有开口,众人的内心却不平静。

这个八卦,本就因周泽楷而起,如今若是他有心避嫌,就应该乖乖待在客栈,只等比武招亲开始,挑下叶修后,冷酷离去。他现在别说是直接出现在嘉世观,哪怕他上街看个风景,也可以被人解读成思念叶修,急切求娶,买个东西,那更不得了了,那就是定情信物。可他现在,不好好待着,却还逆而行之,莫非真是如八卦里所说,是对叶修情有独钟吗?

不平静的众人之中,黄少天最不平静。

他自认为叶修最好的朋友,如今有人窥觊自己的好友,还是他一贯并不怎么喜欢的人,这莫名地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微皱眉头,这幅样子落在了好奇堂外怎么突然安静了的叶修眼中。

“哟,怎么突然就这么安静啊。是黄左护法终于见春江水暖,去寻同伴了吗?”

说完话,顺着众人目光所在看过去,看到来人是周泽楷,叶修瞬间就乐了。

他和周泽楷见面不多。除却多年前,西子湖畔的那次初遇,都只是武林大会之上的几面之缘罢了。这倒也是真奇怪,他和周泽楷皆已成名多年,武林大会之上,竟是一次未曾对上。以致如今,江湖之上,他们的高低,还未能有定论。

本来,叶修以为这一次周泽楷的挑战,不过是年轻人想真真正正一决高下。可看现在,他冒着八卦愈演愈烈的风险,站在了这里,这就让叶修不得不多想了。

不过还未等叶修多想,话音落下不过三秒,便见堂外中央,寒光一闪,竟是黄少天拔剑出鞘,朝着立于廊下的叶修刺去。他的佩剑冰雨,神器榜排行第四,出鞘寒光煞人,剑刃触肌,寒意入骨,同碎霜一般,乃由昆仑万年寒冰琢就,血滴其上,渗入剑身,不知其踪。

而叶修,剑至身前,却仍不动如山。他右手举着烟枪,左手插在右袖内,赤着脚,红衣及地,腰带并未系紧,似乎轻轻一扯,便可见衣下风光,又有几缕及腰细丝散落身前,勾得人去前去,为其kuan yi jie dai。

于有心人眼中,他只是站着不动,便自成风景。

眼见剑锋离鼻尖不过一指,他才抽出左手,两指夹住剑身,将剑止于鼻尖。

一招不成,黄少天欲抽剑再战。可无论他如何用力,那剑仍未能从叶修指间抽离。

剑锋所指之人还未有动作,观众之中,却有人先动了。

咻。

习武之人,眼未见,耳已闻。

形势所迫,黄少天“呲”了一声,只得松开剑柄,跃上房梁。

观战诸人,只见那一根散发着寒气的箭从黄少天脚尖下穿过,射入梁柱中,箭身竟有三分之一没入其中。可想若是黄少天躲闪不及,被此箭射中,哪怕保存性命,也必定功力大减,不复剑圣之名。

更奇的是,箭没入梁后,箭孔四周竟结起一层寒冰,看着不厚,却寒气逼人。

从来只听说过被碎霜射出的箭射中,皮肤会结冰的,倒是未曾见过,连没有生命的木头也会结冰。

堂外众人,乃至差一点被这箭射中的黄少天,无比惊奇于眼前之景。而叶修,却是只扫了一眼,便盯着周泽楷不放。

在场的人,都只是他绝对不会让黄少天轻易得手,皆抱着看戏的心态。这种情况之下,周泽楷居然还出了手,那真的可以说是多此一举了。而且,此前从未听闻周泽楷有这般本事,周泽楷又不是那种会隐藏实力的人,只能说,这一手,应该是他近期的成就,还未广为人知。如今他露了这一手,今日在场之人,便都知道了他功力大增。来日武林大会,必定对他多加防备。这些,周泽楷一定都懂。他虽寡言,却是极其通透之人。

那么,如今他这么做了,是为什么呢?关心则乱?

这一下叶修不想多想,也得多想了。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那是一双澄澈得令心有邪念之人不敢直视的眼睛,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看着那人眼中自己的倒影,那么清晰,可见他看着自己是有多认真。

那真的是关心则乱。

叶修想着,一瞬间,心跳得有些快,让他觉得喉咙发痒。


TBC~

砍回重生一下,争取今天二更!

给喜欢的gn笔芯,给评论的gn比大心心❤

评论(14)
热度(144)

© 没有猫的叶鱼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