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s rio
许愿一只美短和叶叶

【周叶】招亲记(下上)

武侠,ooc,比武招亲(终于开始了)


再回合:周泽楷月下偷香,招亲会一显神通


二月十六,比武招亲,于西子湖畔开始了。

湖边的铺子早早就开了张,这家包子铺的包子新鲜出了锅,热气便朝着行人的脸上飞扑而去,勾住人的魂、心,让人不知不觉间掏钱买下几个美味的包子;那家的饺子刚刚煮熟从锅里捞了出来,还未加上汤水,只是闻着饺子的味儿,便觉着肚子已饿了好几年。还有沿街的各种小贩,早便将物件摆得整整齐齐,女儿家的胭脂水粉、珠宝首饰,小孩子的新奇玩具,男儿家的十八般武器,应有尽有。

占据了一方宝地,正忙得应接不暇的小面摊老板,抬头擦汗时,正巧看见几个身着嘉世观弟子服的少年少女匆匆向这边走来。他忙把汤里煮着的面捞起来,浇上浓汤,撒上葱花,就大声叫住那几个弟子。

“几位嘉世的小哥小姐,来碗面呗,不收你们钱!”

他的声音把正要径直走过他家小摊的几位弟子留在了原地。那几个弟子转过身来,面色平静,仿佛已经习惯了城里人的热情一般。只见领头的那位少年给抱了个拳,点头致谢后,便携着身后诸位弟子疾步离去。被拒绝了的摊主也面无恼色,临安众商家皆知嘉世观规矩森严,明文规定,观内弟子,无功不受禄,他们现在这样,也是恪守规矩。况且,他们看起来确有急事。

只是他还真挺好奇,这帮弟子,这般行色匆匆,看方向,应该是要去比武招亲的场子,莫非是那儿出了什么事?

场子没出什么事情,只是这几日意外太多,昨日又出了那件事儿,嘉世众身在其中,难免也八卦起来。这一八卦,自然就一不小心睡得比平日晚了不少,今日这才起迟了,险些错过了要事。

先不说他们的要事是什么,且说一下,昨日之事。

说是昨日,准确些说,应该是昨夜。

十五之夜,月圆之夜。虽尚在初春,空气间丝丝凉意未散,却也有几位闲不住的弟子,趁着月色正好,结伴在观内找了个小凉亭,欲玩点文人雅士的,吟诗作对,小酌几杯。他们提着酒壶,刚看到亭子的轮廓,便见亭中,已经有人了。

那是两个模糊的身影,远远看着,都是相当高挑的男儿。他们站得很近,却又隔着点距离,远看看不大清,像是在说话。他们本想早近些,既然在此处,便是嘉世中人。同在嘉世,一起饮酒玩乐,也是常事。只是才走进了两步,众人便被吓得愣在了原地。

都怪今夜月色太好,即使只是模糊的剪影,也能看得清他们在做什么。那亭中的两个男子,看着略高一寸的那一位,竟突然倾身在略矮的男子脸上亲了一口。与其说是亲,众人看得清楚,其实是碰了一下,很快便抽身后退,埋下头去。而那个被亲了的人,却一动不动,看着应该是和他们一样,被这突发事件吓住了。

都说人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刻,会爆发潜能。这几个本想立刻离开,不去打扰他人好事的弟子,在转身跑开之前,竟一齐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那个稍矮一些的男子,腰间配着一块血玉,琢成枫叶模样的血玉。

血玉本身稀贵,但嘉世在江湖上是何等身份,佩戴血玉之人,少说也有十来人。只是这十来人中,唯有一人,其所配血玉,乃是枫叶模样。

这人,便是嘉世掌门,叶修。

叶掌门!竟然是叶掌门!何时,众人眼中最是不解风情的叶掌门竟也会学人在这良辰美景,皎白圆轮之下,谈情说爱了?而且,还是和一个比之他高了一寸的男子。这个男子,又会是谁呢?

众人心中好奇,但又不敢上前一探那人庐山真面目。慌忙之下,只得互相推搡,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是虽有月光,深夜之中,要注意到周遭环境还是难了些许。也不知是谁,竟一不小心,踩断了跟树枝。

咔。

只这一声,便把众人吓得不敢再动,也引来了亭内二人的注意力。

“谁?”一声警惕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的男生传来。那个声音非常好听,声调听着有南方人特有的软糯,却是极有压迫感的低沉。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在场诸人,都是习武之人,听力异于常人,一声便听出了对方是谁。那人,近期常出现在嘉世弟子口中,没提及他,言语间艳羡者有之,不屑者有之,复杂者亦有之。这人,便是传闻之中,与叶掌门私定了终生的,周泽楷。

本来嘉世众以为,所谓私定终身,不过是民间谣言,不过是为了污蔑他们掌门的名声。可是现在看来,这并非污蔑,反而是事实。

叶修和周泽楷私相授受已久,他们深夜幽会,周泽楷还亲了叶修,便是最好的证明。

周泽楷这一出声,他们立刻便回过神来,也不再慌忙,皆不约而同地运起轻功,迅速离开。这之后的事情,他们不知,也不想知晓更多。

回到宿舍后,众人慢慢平静下来,八卦之心便又冒了出来。还不到一个时辰,整个嘉世观中,尚不知周泽楷亲了叶修的,竟只剩下几个长老了。

众人惊于谣言竟是真相,叶掌门竟是真的瞒着他们和周泽楷勾搭上了。嘉世观中不乏年轻浪漫的少女,他们不缺想象力,缺的是能让她们发挥想象力的人。只一夜间,她们便为周叶二人编出了不下十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多数还相当催泪。有甚者,还臆想了明日的比武招亲普一开始,叶掌门便会和周泽楷身着婚服,手牵手,一齐走上擂台,宣布当场成亲。

这一切,直接造成了此日,比武招亲当日,嘉世观弟子的集体睡过头。

身为掌门的叶修和诸位长老已经亲至了现场,眼见着嘉世观弟子们压着时间,匆匆忙忙地进了场。长老们疑惑不解,叶修却是心知肚明。这下真的很好,就算是他想脱身,也脱不掉了。虽然他本身,从未想过抽身便是了。

咚咚咚。

震耳的鼓声从擂台四周传来。

四四方方的擂台四周,四方皆摆着八架大鼓。七十二个嘉世弟子,在打鼓的两面,有节奏地敲击着。三十二个鼓,声音由四方汇集,何为一体,再传到四方观台之上,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比武招亲的场子,是嘉世临时建起的。擂台位于中央,被大鼓包围,而四周又架起了观众席,将擂台围得密不透风,离擂台最近的一层,竟离地有进十米之高。再细看,便会发现这里,居然没有门,也没有梯。也就是说无论来者是想观战,还是参战,还要有实力跃上十米高台才可。而参战者,若想到擂台上,还要从十米高的观众席上跃下。

叶修身为比武招亲的主角,此时已经坐到了观战的最佳位置上。他隔着一层红纱,却还是能将擂台看得一清二楚。此时不过卯时,竟已有不少人聚在了席上,不是在看擂台,就是在对着他所在的位置指指点点,也有一些人,似乎在等着什么的样子。

人群之中突然喧嚣起来,原本还各干各的的人们皆聚在一起,趴在木栏上,一边踮脚望着拦下,一边指着某个地方,兴奋地说着什么。

他们在干什么,叶修是大抵知道的。无非,就是绯闻的另一个主角,终于姗姗来迟了呗。

而此时被众人围观的周泽楷,还站在场外,抬头看着离他最近的那一层。可那一层已经挤满了人,即使跃上去了,他也没有地方可站。虽然每个人都想看好戏,却也不会有人那么好心,乐意给他腾位置,不给他添乱,就已经不错了。

目光移到第三层那里,那一层就是真的没有什么人了。可是那一层,离着他足足有近二十米。

若是此时换了他人,怕是要深思熟虑一般。可周泽楷是何人,英雄榜第一,区区二十米,还不足为惧。

只见他抬起右手,射出一箭,径直朝着梁柱连着第一层护栏的位置而去,箭上还连着一根特制的绳子。箭半身没入梁柱的那一瞬,周泽楷轻轻跳起,绳子也迅速收缩着,带着他朝十米高空飞去。他身着黑衣,那根绳子又是黑色,他飞去之时,速度之快,竟让人将他与那绳看作一体。眼见他离撞上柱子不过瞬间的事情,他抬起左手,再射一箭,竟是朝着旁边另一根梁柱飞去。

那边新的箭普一射中梁柱,周泽楷便将前一根箭拔出的同时,用力荡起半空中的身体,随着绳子飞去。他拔出箭时,带出的几块木屑溅到了旁边看戏人的脸上,而那些人,却浑然不觉。就在接近箭所在位置时,他再度用力扭转身体,将身子在近二十米的高空之中,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直接跳上第三层观众席,将第二根箭也收回袖中。

不到一分钟。周泽楷便已从地上,到达了二十米高的席上。

四周在周泽楷踏上席上的一刻安静下来,就连空气都沉默了。

有好奇的人跑去看箭孔,竟惊奇地发现,那个箭孔,赫然有一掌那么长,可见周泽楷功力多深。

啪啪啪。

来自红纱后的掌声打破了沉默,带动着众人也鼓起掌来。

掌声之中,周泽楷宠辱不惊,只是盯着那一层薄薄的红纱,用看情人的目光,深情地看着。


TBC~

一日三更,连我自己都感动惹!夸夸我啊!


继续给喜欢的gn笔芯,给评论的gn比大心心❤

评论(21)
热度(102)

© 没有猫的叶鱼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