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s rio
许愿一只美短和叶叶

【周叶】招亲记(完)

武侠,ooc,比武招亲(打了。)


终回合:苏沐橙战周泽楷,周叶互赠定情物


那是一柄细长软剑,它剑身通体银白,日光之下,隐约可见橙色的剑纹,仿若吞食日光,以养剑魂,恰如其名,吞日。它剑柄乃是由象牙刻成,镶上翡翠白玉,清雅间带着华贵,衬得那只握着它的纤长素手更美三分。那握剑之人,亦是一身白衣,面上脂粉未饰,发间也只插着一根白玉莲簪子,如出水芙蓉,池上碧莲。

这样一位持剑美人,若是远远看着,倒是赏心悦目,只可惜,周泽楷此时并无丝毫欣赏美人的心思。要知道,眼前这位美人,可非常人,乃是嘉世观长老,英雄榜上唯二的女侠之一,苏沐橙。更何况,现在他还被这位美人用剑指着。他人隔得远看不大清,他面对着她,防备着她的一切动作,可是将她轻抿着的双唇,眼角眉梢带着的愠色看得一清二楚,分毫不差。

事情的这般发展,周泽楷并不意外。他在嘉世这三日里,与叶修一个屋檐下相处的喜悦里,总是掺杂着丝丝的忧虑,而这忧虑,便是来源于眼前之人。那三日里,只要他离叶修稍近些许,苏沐橙便总会不知从何处出现,或是找叶修说话,或是直接将人拖走,半分机会也不留给他。人前人后,苏沐橙对他总是冷眼相待,那个眼神,说是想把他丢到嘉世外面都算是轻的了,还不如说是她想亲手在他身上,用吞日捅几个血窟窿出来。

苏沐橙的心思,周泽楷大抵能摸个七八分底。在旁观者看来,周泽楷和叶修,武功、相貌、地位、财富处处相当,二人若是真走到一起,倒是颇为相配的一对。只是苏沐橙和叶修多年相互扶持,情义不是一般的深厚,她并非想要叶修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以至于他孤独一生,她所担忧的,无外乎是周泽楷不够认真,对叶修不够好,不能讨他的欢心,让他一辈子,都生活在幸福、喜悦、满足之中。

武林中人,自然是以武会友,以武识人。今日比武招亲,苏沐橙当着一众江湖英雄,向周泽楷亲下战书,自然,便是要靠这一战,来验验此人,到底能不能让她满意。要走到叶修身边,怎么也得先过了她这一关。

周泽楷自然是不惧挑战,别说眼前之人是苏沐橙,哪怕眼前站着的,是叶修本人,周泽楷也会迎战,全力以赴,绝不有丝毫顾虑。

“轮回,周泽楷。”

“嘉世,苏沐橙。”

礼毕,苏沐橙松开握剑的右手,左手迅速抓住剑柄,一转手腕,朝着周泽楷右腿膝盖处挥出。眼见剑刃就要刺中他的膝盖,周泽楷却跳起踩住吞日剑身,借着软剑的韧性,跳得更高,在半空中翻个跟头,伸出手,朝着苏沐橙的右肩而去。一击未成,苏沐橙只得收剑,在周泽楷的手刚刚触到她的肩头,还未来得及用力一捏前,膝盖一弯,腰一折,向后滑去的同时,还抬起一脚,踢向周泽楷的腰部,握剑的手也抬起,朝着周泽楷暴露在外的脖颈刺去。

周泽楷的身体还尚在半空之中,躲闪不及,只得一手抓住苏沐橙的脚腕,一手捏住已至眼前的吞日。他两手同时用力,落地时把苏沐橙举起向后一抛,趁着苏沐橙还未能落地,也不转身,就一箭射出。

箭飞出的瞬间,周泽楷转身连射三箭,把苏沐橙的左侧封住,逼得她只得向后退去。只是她虽躲得及时,右肩膀处还是被箭擦过,划出一道小指大小的伤痕。这种小伤,倒是不至于见血,只是周泽楷射出的这一箭,来自碎霜,哪怕未刺入皮肉,寒意也黏在了肩上,挥之不去。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血液的流动变慢了,寒意一点一点,从肩膀向下爬,虽不至于让她的手握不住剑,却也将手上的力道减了一分。这还只是堪堪擦破皮肤,若是真的命中右肩,怕是现在,他们也不必再打下去了。左手本就不是她的惯用手,若是她的右手废了,别说打败周泽楷了,连伤到他,都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封住肩膀处的几个穴道,苏沐橙感觉比之前好了些许,这才刚刚开始,她的右手便受了伤,接下来,怕是一场硬战。

看苏沐橙的动作,周泽楷就知道自己那一箭的效果了。他的双手弩,每一个弩,都已经连射十二发,如今,荒火上还有九发,碎霜上更是有十一发。如果不出意外,不需要填充箭,他便可以拿下这一场了。

想到此,他有着忍不住,想看一看叶修所在的方向,但是他控制住了自己。擂台之上,瞬息万变,他不能分心,那既是拿胜利在冒险,也是在折辱对手。再说了,眼前的人,可是苏沐橙,英雄榜上的一员,他一分心,对方便会立刻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现在,苏沐橙虽伤了惯用的右手,但寒意不过停留在表面,一会儿之后,她便会恢复。所以,此时,他应该趁此机会,先发制人。

观众席上,惊于瞬息间,二人就过了这么多招的众人,看着周泽楷抬起手,又是好几箭连续射出,且这些箭并未射向同一方向。三根闪着冰蓝色微光的箭朝着苏沐橙左边飞去,她抬手挥剑抵挡,又同时有另一根箭射向她的脖颈右边,眼看着就要划破她的动脉,却被她用两指夹住。众人还未来得及为苏沐橙欢呼,就叫她眉头一皱,喉咙一滚,嘴角竟有一丝血溢出来。

原来,周泽楷在一箭飞出时,又射一箭,这一箭,并不是朝着苏沐橙而去,而是朝着上一根箭而去,改变了那一箭的方向,刺中了苏沐橙的右手上臂。那一箭并未刺得多深,没入肌肤的,不过一半箭头。可即使只有一半,这根箭,却又恰好刺破了她的血管,将寒气直接送入血液之中,沿着血管,爬向身体各处。

从身体内透出的寒气,让苏沐橙产生了一种错觉,她现在并不是在初春里,虽有料峭春寒,却还是暖人的江南,而是身处在冰天雪地的北方,四周寒风呼啸,雪铺遍地,抓不住一丝春天的影子。

她知道,她败了。周泽楷很强,非常强,他确实有和叶修比肩的能力,他若是和叶修在一起,至少以后叶修,就不用担心无人可以一起习武,武事之上,无人可与之相媲美了。

她擦干嘴角的鲜血,把口腔中的血连着口水一并咽下去,扔下左手中的箭,把还插在右臂上的箭拔出来。她的身体浸在寒意里,只得勉强用剑撑起身体。突然,她的头顶出现一片阴影,她抬起头一看,是周泽楷。

他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她,明明是他赢了,他却没有丝毫欢喜的模样,眼神里,能够看出对她的担忧,但也能看出,他并不后悔这么做。苏沐橙看出来了,从周泽楷的眼睛里看出来了,他是很坚定的人,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有改变。这一点,倒是和叶修一模一样。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话本里写的,缠缠绵绵的三世情缘了。

周泽楷还没开口,就又有几个人,围在了苏沐橙身边。

叶修温柔地扶起苏沐橙,又将她交到等候在一旁的微草女弟子手上,在王杰希确认她的伤势没有大碍,她又催着他赶快离开后,才走到一直等在一旁,只是看着他的周泽楷身边。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步一步走向自己,他的眼神是柔和的,一丁点儿刚刚单挑时,那副必胜的模样。他的眼神,是看爱人的眼神,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没有绝望,有的,只有喜悦、甜蜜、希望,糅合在一起,就是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温柔。但是温柔不会溢出来的,因为现在,他的眼睛里,只有叶修一个人,所有的温柔,都会黏在叶修的身上,撕扯不掉。

苏沐橙看着叶修越走越远、越来越小的背影,那个身影是那么熟悉,因为她已经站在那个人背后很多年了。那是一个挺拔的、虽然纤细,但是蕴含着巨大能量的背影,支撑着她走过那么多年,她知道,她不会失去他。在这之后,她还是能够看着他的背影,她还是可以有他的陪伴,只是,从此以后,他有了一个可以与之并肩的人,他终于也,有人陪伴了。她不再是他的唯一,但他永远是她的唯一。

他那么好,确实应该找个人,和他一起走接下来的路了。

她看着他走到另一个人的身边,那个人看着他的眼神,是在看爱人、珍宝、世界的眼神,如果现在她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的话,就会发现,他们的眼神,是一模一样的。

叶修走到周泽楷眼前,他看着周泽楷,笑了出来。他难得笑成那个模样,眉眼弯弯,两颊肌肉鼓起,嘴角抬得老高,露出了里面的牙齿。他笑得像是个得到糖的小孩子,眼角眉梢,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在说,我现在,非常开心。

情绪像是一根丝线,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心与心都贴在一起了,肉体又怎么可以离得那么远呢。

周泽楷抱住叶修的腰,叶修把一直握在手里的伞撑开。那是一把造型非常奇特的伞,看着应该是由金属制成,通体银灰,伞收起时,就让人觉得这把伞很大,它撑开后就会发现,它大得出乎意料。在周泽楷惊奇的目光之中,叶修手腕一转,伞的伞片分开,竟然自己转动起来,带着他和叶修,向空中飞去。

两脚离地的感觉,周泽楷并非第一次体验,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第一次。一开始,周泽楷还有些许不适应,但当他升上高空后,整个世界就都变了。在空中飞,是一种很新奇的感觉。周泽楷登上过百尺危楼,千米高山,却还从未有过,在空中边飞边看风景。

下面的一切都很小很小,就连平日里抬头都难以见顶的苍天大树,此刻也像可以被两指捏起一般小。街道上的行人就更小了,看起来就像一只只小蚂蚁,分不清黄发垂髫、男男女女。

他们下降的过程中,一切又都在一点一点变大,就像是被施了法术一样。那一棵树,从原来小小的一点,变成一个小小的圆,又大到能够看清它的叶子,有种见证了树成长过程的错觉。

他们落在一片翠色的草地上,初春的草踩着都是软的,这时周泽楷才发现,他们来到了西湖。

西湖,那是二人相遇的地方。

在此之前,叶修早已记不得,当时周泽楷跳到他舟上时,看他的目光,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只是眼神,连周泽楷衣服上的皱褶,他都能够描绘出来。想来,他那时的心,早就动了,只是他沉静太久,心动,却不自知罢了。

他们坐在岸边,看着和他们相遇时万分相似,却又大不一样的景色。周泽楷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叶修的面前。那个盒子,精致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赫然就是那一夜,江波涛收拾东西时,不小心找到的盒子。这个盒子,叶修虽然从未见过,但也听人说过不少次了。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周泽楷割开自己的手指,挤出一滴血,滴在镶在盒子表面的白玉上。

血在滴到玉上的一瞬间,就被吸进玉内,竟把那一块有拇指大小的白玉染成了血色。可还未等人从惊奇中恢复过来,那玉竟有恢复了原先的色彩。而玉再次化为白玉的那一瞬间,盒子上有玉的那一面自动打开,露出里面放着的,另一块玉。

那块玉,足足有一掌大小,占满了整个盒子。当然,大小并非这块玉的奇处。这块玉,最神奇的,便是它具有两色,一边血色,一边碧色,红中有绿,绿中有红,形成一个太极的模样。这个模样的玉,当世仅有一块,便是轮回的镇城之宝,朱翠玉。这是叶修和周泽楷第一次见到这块玉,叶修尚且好说,这本就是轮回的镇城之宝,叶修并非轮回之人,自然先前未能得见。倒是周泽楷,轮回城少城主,也没有见过,可见这个宝贝,在轮回内,有多重要了。而现在这块宝玉,却被周泽楷带出了轮回,还献宝一般,递到叶修的眼前。

“定情信物。”周泽楷把玉连带着盒子塞到叶修手中,一脸认真地把这四个字说出来,生怕叶修不信,还连着用力点了两下头。

叶修被周泽楷这副模样逗得笑出声来,他捧着玉,看了好几眼,这才把玉收进怀中。在周泽楷的目光之下,叶修把放在手边的,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的那把伞放到周泽楷手里:“那这个,就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

周泽楷看着手中这把怎么看怎么奇怪的伞,终于明白过来,这是什么了。叶修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婪之人,他收下了他的定情信物,作为回赠,必定也会给他等价值,甚至更贵重的物件,作为定情信物。轮回至宝,本来就是宝中之宝,可与之匹敌的宝物,在当世,恐怕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在这些宝物之中,要说哪一件是伞的样子,又能被叶修拿出来,那就只有神器榜榜首,千机伞了。

喜悦的情绪从心里,钻到周泽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把朱翠玉赠与叶修,便是在告诉叶修,他对他有多重要,他有多么信任他。而现在,他所爱之人,对他回以同样的重视,这叫他如何能不欢喜。

周泽楷猛地站起,一手拿着伞,一手把叶修从地上拉起来。他拖着叶修,向湖心跑去。踩在水面时,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叶修时,也是这样向他跑去的。而现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水面上奔跑,他一只手里是叶修给他的定情信物,一只手里,是叶修的手。

他们跑到湖心,叶修那件及地红衣的衣尾漂在水面上,映照得他们的脸也红了起来。他们对视着,把对方收进自己的眼里,脑海里,心里。

就在这里,湖心,叶修看到了周泽楷第一眼,那时他站在一叶漂泊的小舟上。

那时的小舟,现在就停在不远的岸边。

现在,叶修这一片叶子,也终于找到了,他的岸。


END~

改文狂魔,和昨晚那个一点都不一样了Orz总算不会自己都觉得烂尾了

尝试今晚能不能二更


给喜欢的gn笔芯,给评论的gn比大心心❤

评论(13)
热度(74)

© 没有猫的叶鱼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