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昼夜】黑白世界

矢车菊:遇见幸福

8:00: @怪物巨子 

10:00: @疏狂。 

昼夜不分,周叶不离,祝wuli叶叶生日快乐~就这样把我老公交给他老公了(。


原著向我流色击paro,爱上命定之人,方可领略万紫千红


这世间的幸运儿总是稀少的,大多数人不过是平凡的尘埃罢了。

三十而立,叶修对自己活了将近三十年还看不见颜色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确切的说是现在没什么感觉了,至少在十几岁时他还是很好奇有颜色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黑白的世界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要比色彩斑斓的世界纯粹许多。

见过了两个看不见颜色的人也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拥有一个绚烂世界的人却孤身一人,叶修早已失去了对命定之人的执着,只是在每个生日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矢车菊时还是会好奇一下,矢车菊的蓝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蓝。

只是今年大概连这一点仅剩的好奇心都不会有了。

29岁的叶修时隔多年,终于又和家人一起庆祝了生日。这一次的生日没有苏沐橙精心挑的蛋糕,更加没有全国各地粉丝们掐着时间送过来的生日礼物,自然每年都能收到一大堆的矢车菊也是没有的。

QQ上惯例收到一大堆来自友人们的生日祝福,熟的人都私聊里或是正经地祝他生日快乐,又或是玩笑般恭喜他又老了一岁,母胎单身solo又一年,不熟的人在职业选手群里一起刷屏,这些倒是和往年一样。

还有另一个和往年一样的,是周泽楷。

叶修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周泽楷和他的关系,说他们相熟,又一年到头就见不了几面,见了面多半也就是打个招呼便没了下文,哪有这样的熟人啊。但是说他们不熟吧,叶修又不大好意思,毕竟说一个和自己告白过的人不熟,叶修的心还没这么大。

周泽楷不是第一个跟他告白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其他人的模样、告白时说的话叶修早就忘了个七七八八,但周泽楷告白时的一切他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那天是第五赛季末,叶修的23岁生日。那时他和陶轩之间的矛盾还不大,他的生日那天嘉世上到老板下到保安都聚在嘉世新建起来的大楼里给他开派对。玩闹间叶修推不开,抿了几口啤酒,没过多久便觉着脸有些热,头有些晕。他一个人下楼去醒酒,在看到嘉世门口徘徊的人时立刻惊得酒醒了过来。

那是周泽楷。

而且这位新晋的新人王居然还没一点遮拦,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在随时都会有荣耀粉过来的嘉世大楼前溜达。

叶修吓得连话都来不及说,一手抓住周泽楷的胳膊就把人往楼里拉,脑子里还跑火车般想着周泽楷会不会不认识他这个低调的前辈,把他当成个意图将新晋枪王拐卖给嘉世的狂热嘉世粉。

等到叶修把人拉到楼内,觉着环境安全了,这才想起来身后的周泽楷可能还不认识自己。他松开手,刚想转过身去,就看到周泽楷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埋着头看不清脸,把手中的花捧到自己眼前。

那是矢车菊,叶修不会不认得。他虽不露面,但是个人资料还是挂在嘉世官网上的,生日那栏就明明白白写着5月29日。叶修自己不知道所谓的生日花是什么,他自己的生日花是什么花,花语又是什么,但是他的粉丝们却不会放过这些。从第一赛季开始,他就总能在生日这一天收到矢车菊,他的生日花,花附带的小卡片上总会有那四个字。

不过几年了,倒还是第一次有人把花送到他的面前。

感情这位新人王还是他的小粉丝啊。

“送给我的啊,谢谢你啊,小周。”叶修接过花束,看周泽楷还是埋着头一动不动的模样,莫名觉得这个大男孩还挺可爱的。

哪有用可爱来形容男人的。

“嘉世在楼上开派对,你要来吗?”再次抓过周泽楷的手,叶修边说着话边把人往楼上带。不想刚刚一直一声不吭的周泽楷突然手一用力把走了几步远的自己往回扯。

“前辈!”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两只手一起抓着叶修像是怕人就这么走了似得,他那双黑亮如同黑玛瑙般的眸子闪着水光,竟是急得眼眶中有几颗泪打着转:“前辈!我……我……”

见周泽楷支支吾吾地,紧张得头埋得比之前更低了,叶修伸出手轻轻拍了两下周泽楷的肩:“慢慢说。”

“我喜欢你!”

把这在嘴里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的四个字喊出来的同时,周泽楷松开抓着叶修的手,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回过神来自己干了什么,周泽楷双手抱头转过身去,蹲下身,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缩着像个小孩子一样高,肩膀还一抖一抖地。

真可爱啊。

叶修想要揉揉周泽楷的头发,手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去揉一个刚刚和自己告白的人的头发,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暧昧了。周泽楷是认真的,他是真的喜欢着他。男孩真挚的爱意像是一团火,热情洋溢,灼烧着叶修半空中的手,逼着他退却,因为叶修不爱他,也不喜欢他,有的顶多就是对有实力的后辈的一点点好感。所以他不能给他错误的信号。

收回手,叶修走到周泽楷面前,蹲下身,把花束递给他:“抱歉啊小周。”

听到了拒绝的回答,周泽楷抖动的肩膀反而静了下来,他放下捂脸的手,缓缓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叶修。

他真好啊。拒绝一个约等同于陌生人的告白也是这么温柔,没有“你是个好人”的委婉,没有“可惜我不喜欢你”的直接,他说的是抱歉。他有什么可抱歉的,爱情本来就是平行线,两情相悦才是相交线。

他对他一见钟情,可惜即使他情根深种,也不过是在自己心中,痒不能言的,不过是自己罢了。

但是有命中注定,所以他不会放弃。

“当作生日礼物,可以吗?”

“可以。”

 

周泽楷和往年一样,总是抢在第一个跟他说一声“生日快乐”,不是冷冰冰的宋体字,而是不到1秒的语音。

不过这次倒是有个地方不一样了,语音对话框下还多了一句话。

周泽楷:快递收到了吗?

快递,什么快递?叶修想了一会儿,才想到可能又是一束矢车菊。是了,这又是一样不一样的地方,现在他们隔得更远了,周泽楷再也不能在这一天趁午休偷偷过来,就为了给他送一束花。

周泽楷太有毅力了,可惜就是这么多年手段一直没翻新,年年都是一束花,花上的卡片年年都是一个模样,字也一样,就那八个字,一点新意都没有,这样子去追女孩子,就算有那张好看的脸也没用。

可惜,再有毅力,让周泽楷从上海跑到北京来,就为了和往年一样,在叶修生日送他一束生日花,然后除了一句无足轻重的“谢谢”外,什么有重量的东西都带不走,是不现实的。

现实在他们之间划出一条线,比起模糊的感情更加让人心生畏惧。

这条线的名字,叫做距离。

叶修胡思乱想着,厨房里叶母喊了他一声,把他拉回现实里来。匆匆回了周泽楷消息,叶修丢下手机向厨房跑去,没能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绿光。

等叶修再拿到手机时,已经是傍晚了。他一开手机,就被屏幕上来自周泽楷的几条消息吓了一跳。

周泽楷:前辈,我到北京了。

周泽楷:前辈?

周泽楷:前辈?

周泽楷:前辈???

那家伙不会还在北京吧?应该不会吧,最近一条消息都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事情了,再怎么有耐心这个时候也应该坐上飞机了吧。

刚想回消息,却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把电话打出去了,应该不会接的吧,怎么想现在人都在飞机上了吧。

“前辈?”

“你还没走?”

周泽楷没有回答,就在叶修以为他已经回到上海时,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很轻的声音,“还在T2,想见你,叶修。”

周泽楷称呼他不是前辈,而是直接叫了他的名字。他还说了想见自己,这还是第一次,周泽楷那么明确地向叶修表达了他的诉求。

要拒绝吗?拒绝得了吗?

叶修在心里问自己,答案很简单,不想拒绝,也拒绝不了。

从家里去机场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从来没有觉得这条路这么长过。但是今天他坐在车上,却像是烈日下步行一般的漫长,明明距离在一点点拉近,他却觉得在扯远,一厘米变成一百米,一秒钟变成一个钟。

我想见他。我也想见他。

远远见到对向车道旁机场大门的一角时,叶修恨不得长出翅膀飞过去,但是这不可能。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开过机场门口,等待下一个路口时拐弯回去。这多么像他和周泽楷之间的关系啊,他从他身边走过,却并没有走得太远,而是绕了个弯,亲自走到他的面前。

他接过周泽楷递过来的熟悉的花束,只是这一次不一样了。这束花不再是以朋友的名义送出的,而是更加亲密的、独一无二的爱人。

他终于看见了矢车菊的蓝色,是像极了这片见证了他们第一次拥抱的天空的蓝色。


END

评论(2)
热度(113)

© 一口鱼缸响当当 | Powered by LOFTER